关灯
护眼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间已经是四月份了,再有一个月,东北这边就冰雪消融艳阳高照了,攻守双方的气氛也越发紧张了。

    区别于高句丽这边严阵以待的紧张,大唐这边因为皇帝改变了进攻方式,所以除了那五万前线守军,其他被分配到大小城池的城管们,个个紧锣密鼓的忙活着,不是忙着备战厮杀,而是忙着备战春耕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春耕。大唐接管了一半的高句丽领土,现在这里都是大唐,百姓也都是大唐子民,皇帝下令说以民意考核为战功,那我们得跟百姓打成一片啊,春耕可是头等大事。高句丽这边的百姓不擅耕种,我们大唐人擅长啊,我们指点他们耕种,百姓肯定念我们的好。

    中军指挥部,前线的先锋大将牛进达气冲冲的过来找皇帝。

    “陛下,末将请辞先锋之职!”

    “哦?牛将军,这是为何?出了什么事?难道是敌人偷袭,前线失利?”

    牛进达摇头道:“不曾,高谷丽只有防守之力,还不敢进攻我大唐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端端的,你为何辞官?”

    “末将人微言轻,无力统军。前线的五千骑兵,转眼间就变成了五千步卒,这要是高句丽打过来,我们如何抵挡?”牛进达说的没头没脑的,李二听得一头雾水,怎么就骑兵变步卒了?

    李二身边的军师将军李绩猜测道:“牛将军,是不是战马出了问题?病了还是牲畜瘟疫?”

    李二心头一突。

    但牛进达却委屈的大声说道:“哪里是病了?全都被人‘借’走了。说是借,其实就跟打劫差不多,别说骑兵将军了,就是我这个前线先锋大将都拦不住。”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李绩一下想明白了,“是尉迟将军还是程将军?”

    李二不解,“这事关敬德和知节什么事?”

    牛进达苦涩道:“不是一个人,这次是二人联袂前来,如果是一个人,我还能拖延一二。但两人好像商量好了似的,前后脚过来,我一个应付不住,就被另一人得手了,后来我才知道,人家把战马带走以后,背地里五五分了,一家两千五。”

    李二不解道:“你是说,敬德和知节过去前线,抢了你的五千战马?他们在后方驻守城池,负责城管安民,抢你战马作甚?”

    牛进达也纳闷呢,“是啊,末将也是这么问的。可人家两个说借去用用,耕完地就送回来。陛下,我那是战马,不是耕牛啊!陛下,要么您帮忙把我那战马要回来,这战马被拉去耕田,再送回来,还能上战场吗?”

    “要么您就革了末将的先锋之职,换个大将军上来,末将资历不行,战马都看护不住!”

    李绩在一旁笑着解释道:“陛下,您怕是还不知道,自从您下令以民意为考核之后,从将军到士兵,都紧着立功呢,扬言要和百姓打成一片。这不马上春耕了嘛,一个个都憋着劲,要接着春耕,帮百姓指导耕种来获得民意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边的百姓不像我们大唐人,他们多数不擅长耕种,所以我们各地的城管指点耕种没问题。但手艺再好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耕种是需要大牲口的,耕牛短时间凑不出,所以他们就把主意打到了战马上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