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赤日炎炎,热的人想把舌头吐出来一尺长。

    大坪村三个打麦场上人头窜动人声喧闹。

    大货车出进卸麦粒,几十个人忙活。

    卸车的,扬麦衣的,装袋子的,各家的二十亩麦子在大场上装了袋子,各家的三轮车拉走。

    麦田边围着黑压压的人堆,更加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用收割机收麦,前天一下午,昨天一早上一下午,今天一晌午,五千亩收完。

    用镰刀收割,大家等着太阳倒过去,是早上两个小时下午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用收割机收麦,要在大太阳底下收,越热越好,越晒越好。

    前天和昨天,三辆收割机周围,里三层外三层人头,大家用毛巾擦脖子上的汗看收割机。

    看一趟过去收二十亩,不到一个小时收完。

    二十亩收完,是脱了麦衣的颗粒,装一辆车厢里,拉到了打麦场上。

    掐指头算算,省出来的劳力,用小川老板的话说,挣工钱能挣一百块。

    这让大家满身心震惊。

    小川老板说了,以大坪村为中心,咱土高县范围从今年开始,谁家地里种十亩以上小麦,收割机开过去收。

    今天是小水人围过来了一大堆,说大坪村的麦子三天收完,再去小水村收几百亩。

    小水人在地边刨田埂填水渠,就是为了让收割机能顺利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小水人每家有十几亩麦田,收割机用一个小时收完,晒一天装了袋子拉回家,省下几个人的劳动力在小川手底下干活,一个人一个工十块钱,十天就赚出来收割机收麦子的钱。”

    收割机收麦子,收一亩十块钱。

    十亩一个小时收完,给小川老板给一百块钱。

    人工收麦一家大小齐上阵,这些劳动省下来,一百块用十天就能赚回来。

    十天时间内,麦子收了,一百块钱也赚回来了。

    小川老板说的很清楚,凡是叫收割机去收麦子的人家,他家抽一个劳动力来大坪村摘三百亩大棚青椒,一天十块工钱。

    张春的本子上登记了有一百多家,都要用收割机收麦。

    有一半是小水人,有一半是顾家善人。

    张春站在地边,看小川停下收割机休息一下,他跑到跟前说这个情况。

    “川子,小水人有五十多家要用收割机收,平均下来一家有十亩地,顾家善有五十多户,每家也有十亩,你亲自去吗?”

    秦川毫不犹豫的口气:“一天收一千亩,挣一万块钱,张村长,我要去收麦,这笔钱是我的收入。”

    张春嘴上乐呵:“你下来休息一会儿,吃上些瓜,我给咱开两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一辆收割机是秦建文开,一辆是杨尕蛋开。

    张春腾出手记小水和顾家善谁家要用收割机。

    杨尕蛋这个家伙非要开收割机不可,大字不识一个的小伙,开机械开的挺顺溜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他们杨柳新村的人可不能给小川拉后腿。

    张春心里还有一个小九九,一辆收割机一天收一千亩麦子,挣一万块钱,他亲自开,跟小川老板五五分成。

    那能挣一万,那有一千亩麦田给他每天收割挣钱。

    小水的麦田有一辆收割机就够了。

    顾家善开过去一辆,一千亩麦田一天半也就收割掉了。

    另一辆,听小川的意思要开到大坝一带,看能不能收割几千亩挣一笔。

    这半个月时间,这三辆收割机出去打工,情况乐观的话能挣回来大几万。

    可想张春有多兴奋。

    小川说的有道理,大坝一带的麦田,只要不套黄豆和包谷,都可以用收割机收。

    谁不想用两个小时收掉这茬小麦,可以讲价,一亩地不能低于五块钱。

    秦川抱着半个大西瓜用勺子挖着吃,在麦田边围观的人围到他身边。

    “小川老板,下午就收我们家的,我第一个报的名,你看张春本子上记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秦川看本子上的名字,排在第一个的是小水人张耕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张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