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马超中伏被射杀,基本是宣告凉国的灭亡。在陆逊派兵的安抚征剿下,陇右六郡逐渐稳固下来。

    西平太守麹英,接受陆逊的表封,以名义归降的形势投靠大汉,自己则在西平当土霸王;广魏太守马岱,因马超被陆逊所杀,自是不愿接受劝降,而后在郭淮的书信劝说下,北上投靠郭淮去了。

    马超从令居仓促撤退时,郭淮虽撤军北归,但却有派人南下探查陇右情报。当郭淮得知南汉突袭陇右之时,其所率大军已是解散。

    为了从中取利,郭淮让人时刻关注陇右局势。得知马超退往襄武时,郭淮已是料到马超会被陆逊所包围,故而改变主意,着重去劝降马岱。

    在郭淮的劝说下,马岱率本部数千人北撤,并在黄河渡口时,获得河西兵马的支援,成功撤走至河西。

    随着马岱退出陇右,王平兵不血刃,收取陇山诸道。而后暂领广汉太守职,率兵坐镇陇山诸口。

    当陇右进入战后休养时,时间也已到了建兴三年。

    春,正月。

    因庆贺正旦之故,行宫内外张灯结彩,热闹非凡。而宫廷中更因皇后产下太子,愈发喜庆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喜悦可不仅于此,随着马超被灭,陇右六郡归附的消息传遍宫台,双喜临门之下,刘禅乐得欲大赦天下。

    然刘禅欲大赦天下的行为,却引来诸葛亮的劝谏。

    “陛下,治世以大德,不以小惠,更不可因喜怒而赐恩。先帝在世时,周旋陈元方、郑康成之间,多有受蒙教诲,然未有得闻大赦,能悦天下人之心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朝着刘禅拱手,劝道:“如大赦能得人心,刘季玉岁岁赦宥,何益于治。蜀人如服刘季玉,何来数叛之旧事!”

    “子出世虽可喜,但不足以大赦;陇右六郡臣服可喜,但赏罚有功将士。望陛下深明前后之事,慎行大赦!”

    执政理念上,诸葛亮非常排斥大赦。因为在诸葛亮看来,如果律法非恶法,那么大赦天下,无疑是在纵容那些犯罪分子,甚至会被某些高官子弟们利用。

    如东汉末年,高官子弟借助渠道优势,得知东汉王朝会下达大赦令,会故意在大赦前犯罪,从而让自己逃脱法律的惩处。

    被诸葛亮怼了下,刘禅面露惭愧之色,说道:“相父所奏之语,朕深以为然也。大赦之事,今后不准提及。”

    见刘禅如此坦然接受自己的错误,诸葛亮举起酒樽向刘禅道喜,说道:“先帝晚年得子,宗亲凋敝,故血脉微薄。今陛下得皇子,亮为陛下贺!”

    大张皇后生了个皇子,刘禅为了庆贺得皇子之喜悦,请霍峻、诸葛亮、张飞等高官入宫宴饮。

    “陆伯言扩取六郡,峻为陛下而庆!”霍峻亦举起酒樽,向刘禅道喜。

    刘禅脸上笑容满面,说道:“开疆拓土之事,多是为仲父谋划之功,朕当敬仲父一樽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请!”

    小型宴会上,君臣之间没那么拘束,氛围甚是融洽。

    刘禅抿着酒水,问道:“仲父、相父,今下灭凉将士封赏如何?”

    “嗯~”

    霍峻沉吟少许,说道:“灭凉之战,首功者为陆骠骑,次功者为王平、魏延二人,而后是姜冏、赵昂、杨昂、姜维等。有功将士封赏,峻与丞相商谈多时,大体已经定下!”

    “如姜冏父子,父姜冏有断马超军粮、献金城之功,兼有归汉之辛劳,故峻以为可拜征西将军,领金城太守,都督河湟军事,封都乡侯;子姜维有取冀县之功,兼有归汉之辛劳,可拜其为奉义将军,授兵五千,封当阳亭侯。”

    “王平袭取天水诸城,溃散凉军诸部,盖有大功,可迁任平西将军,封西城县侯,官职另委;魏延伏杀马超有功,迁任平北将军,封临洮县侯,官职另委。”

    四平将军,大汉本未有设立。但随着钟离之战结束,大量将领需要官职升迁,四平、四安将军随之诞生。

    今大汉国内,将军序列的排位,以四镇>四征>四平>四安>杂号将军为顺序。在四镇将军之上,即为四方与卫、车骑、骠骑等将军。

    其中特有的将军号,不以杂号将军算,如军师、辅汉、安汉、兴汉等四个将军号,在品级上与四征基本相同,但意义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王平、魏延早就是杂号将军了,二人所立战功不小,得以跃迁四平将军,而后受封县侯。但二人所受县侯属于千余户的县侯,如西城一千两百余户,临洮一千一百多户,几乎没什么差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