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乔时念稍意外了下,舅舅竟然会打电话给霍砚辞,是想找他帮忙么?

    乔时念道,“舅舅的事情有点棘手,但我们会自己处理,就不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霍砚辞却是直接告知,“我昨晚已经让周天成去查过吴女士。”

    乔时念,“……”不得不说,霍砚辞这办事效率很高。

    “有结果了?”乔时念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霍砚辞点颌。

    乔时念顿时有些犹豫,宋清川和KK都还没有消息传来,而霍砚辞已经查出,她当然急迫地想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可她刚刚才说自己会处理,转头就问霍砚辞情况,太过打脸。

    霍砚辞看出了乔时念所想,他道:“吴梦雪的私生活不算混乱,她跟舅舅确实有业务上的往来,几周前他们也同去了酒店,目前来看,吴梦雪怀的孩子很大概率是舅舅的。”

    既然霍砚辞都说了,乔时念便提出了自己的疑惑,“吴梦雪的个人条件挺好的,长相气质也算不错,她怎么会看上我舅舅,还不愿意把孩子打掉?”

    霍砚辞说,吴梦雪原生家庭的条件差,嫁了人也不是良配,纵使离了婚,前夫也像个吸血虫总缠着她。

    吴梦雪目前是家公司的负责人,可也只是高级一点的打工者,填不了家人和前夫的坑。她刻意和乔国盛走得近,不排除是为了钱。

    乔时念拧起了秀眉,“舅舅和我都提出了要给她经济补偿,我甚至还表示了她可以自己提条件,她的态度都很

    坚决,说和孩子有缘分,要生下来一个人带大它。”

    霍砚辞声音沉冽,“MQ目前是舅舅掌管,他也是MQ的继承者和股份拥有最多之人,吴梦雪如果生下孩子,同样会有继承权,相当于找了一张长期饭票。”

    乔时念心里微惊,她确实没有想过吴梦雪还会有这样打算。

    MQ虽不是什么上市的大企业,但在海城美业行业还是有点名气,目前的业绩也不差,吴梦雪如果生下孩子,后续可得到的收益确实要比一次性拿钱要稳。

    说不定到时还会带着孩子到外公面前求说法,又或是去舅妈那儿逼宫。

    那乔家就会鸡犬不宁了。

    “没人指使她这么做么?”乔时念问道。

    霍砚辞说,周天成向他回馈的信息中,暂未发现这样的迹象,但他会让人继续调查。

    才听了人家的调查结果,又和他讨论了这么久,乔时念现在再说不让霍砚辞插手有些虚伪,她便没有阻止,只是道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霍砚辞本还想跟乔时念多说几句,他的手机铃声忽地响起。

    “叮咚叮咚,小可爱提醒你接电话啦~”

    乔时念许久没听到自己录制的这个铃声,眼下再听,顿时有些社死,同时也有些愠恼,霍砚辞竟然还没有换掉!

    不容乔时念有质问的时间,霍砚辞已接起了电话,还碰到了免提键。

    “霍总,董事会那边来了不少人员,说要验收霍氏最近的情况。”周天成的声音带了几分

    严肃与隐隐的急切。

    霍砚辞说了声“知道,我马上过来”,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乔时念自然也没有留他,“你去忙自己的事,舅舅这边你不用再操心。”

    霍砚辞的墨眸看得乔时念几眼,到底朝自己的车边走去。

    乔时念转身回了屋,外公已在厅里等着她,“砚辞走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