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这一世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如果师尊他老人家当年是转世重生的话…应该就差不多这么大了…”周凰儿摊手。

    “你怎知道你师尊是转世…”

    周凰儿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这个结论是古月曦推断的,同时也是许多弟子心中认为的。

    至于转世重生具体时间,则是古月曦她自个儿算出来的。

    因为说的过于逼真,所以嘛,许多弟子都这么认为了。

    并且,就现在的情况来看。

    古月曦的推断还真有点准。

    根据这位沈姑娘刚才的所说的经历,如果她那位夫君…除了名字,性格,若古月曦推算的是真的,那连时间都和师尊对得上。

    只是里面有个比较严重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那后来呢?”赵琰听得认真,“你与伱那位夫君,经历这么多…最后呢?”

    “最后?”沈青婵沉默。

    这时,脚下的麟兽昂了一声,拨开了云雾,降落在一片宽敞的广场之上。

    “最后…他与一位魔头大战…”沈青婵淡淡道,“最后举天而上,消失在虚空中,谁也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周凰儿与赵琰都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不是吧?

    这也太像了。

    当年师尊就是这么消失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夫君…”周凰儿不禁握紧了拳头,“这多年,就从来没出现过了?也没给你一个消息?”

    沈青婵摇摇头。

    这一刻,周凰儿看着眼前清丽无双的女子,心底生出一种同病相怜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云海剑派…”沈青婵理了理心绪,洁白无瑕的脸颊上,露出了一抹客套的笑容,“说起来,当年也是正是皇图大哥,我们这地界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…”

    “这又是何意?”

    沈青婵望着此时的剑派。

    剑派已经不在当年的云海山了。

    自从那天之后,没过多久,天地间就开始生出一股股奇特的气息。

    寻常之人吸入后,都发生了不小的改变,有的力气增大,有的目能远视,有的顽疾初愈。

    尤其是武夫,往往能轻而易举突破一两个品级。

    当年仅有的几位六品大宗师,甚至在短短数月达到了七品先天的地步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人,天生就能吸收这些气息,没过多久,即便不练武,身体素质都能有两三品。

    至此,武夫的修炼简单了许多。

    许多秘武本来很不好修炼的,还需要配合一些秘药和锻炼之法,对寻常之人都是极大的考验。

    可随着天地间发生改变后,没过几年,大部分人的体质也发生改变,修炼秘武变成了极其容易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于是,皇朝初立年间,武夫的数量开始日渐增多。

    原本势力鼎盛猖獗的妖魔,随着武夫数量增加,也开始渐渐减少。

    “仅仅一二十年,原本我们无数被妖魔侵袭的土壤,就回到了我们星启王朝的掌控。”沈青婵给两位外来客说起来自家故土的历史,“北方的幽州大地,极寒之地,西边的无尽荒漠,南边的大山,连海外,都慢慢有了清晰的认识…”

    “同时,根据皇图大哥…留下的一些办法,我们将那些土壤慢慢改良改善,变成了适应我们人类居住的大地…皇朝的疆域也慢慢找更加…”

    “那雾海,便是我们发现的…很古怪,像是一种古老的封印,在很早以前,就存在了。只是那时候,我们的实力很弱小,难以踏足…也不知那到底是什么…吃了许多亏…”

    “但这一切,也都是从皇图大哥破开彼时的天地开始的…”

    “在那个时代,他就像是天上降下的神将,划破了我们这里的黑暗…”

    沈青婵轻轻诉说着一段段看似简单却又藏着无尽因果的历史。

    听得周凰儿与赵琰一愣一愣的,感觉甚是新鲜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就像是自己第一次知道还有修仙一样。周凰儿看着对方脸上那淡淡的光辉,犹如朝圣一般的眸光。

    “难怪这么多年了,还要找…不只是情根深种,还有重塑人生的伟大弧光…”

    两人突然有些好奇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就是师尊的话,他到底在这边干了多少事儿?”

    一时间,周凰儿想的心痒痒,又有些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但碍于身份,也不好多问。免得让人反感,这可是人家的地盘。

    如果在东荒,那肯定不怕。

    大家实力相差不多,而且估摸着这地方像是沈青婵这种级别的强者,也没几个。

    这时,两人走下广场,也看到了一座十分伟岸的雕像。

    广场中,还有不少身着朴素的剑派弟子正在随着一名中年女子修习剑法。

    那剑法古朴,却又蕴含几分天地奥妙,挥舞之间天地间的灵气纷涌而至,吞吐之息凝聚如龙,看上去气势磅礴。

    赵琰专修剑道,一眼就能看出,这是一种以剑入道的法门。

    不下于自己创造的周天剑道。

    那位中年女子,修习间似有一道剑鸣,体内隐约有奇异光华。

    必定是已经凝聚了剑丹的金丹修士。

    而且专心致志,不闻外物,即便她们两个陌生面孔出现也没有丝毫分神,可见已经进入了一种极其特殊的修炼状态。

    当然,比起当年的天鬼门,肯定还是不如的。

    光是这云海剑派的大小,就刚才落下来看,也远不如天鬼门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皇图大哥当年身为盟主,武林共尊时的模样。”沈青婵指了指雕像,“后来经过母…经过皇朝女帝的允许后,各大门派都有建立这种雕像,以作纪念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,与你们师尊是否一样?”

    周凰儿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呵,还是谨慎的,模样不一样。

    两人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简直就不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但在修仙界嘛,容貌这玩意儿是最不值得信任的。

    没办法,改变容貌的法子太多。

    更别说之前这个地界,明显都还未走上修仙的道路,稍微化妆易容,就很容易变成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如果师尊是元婴重生,容貌不一样就更正常了。

    只是…

    周凰儿微微皱眉,看着这雕像。

    她轻轻走至雕像身旁,闭上眼睛摩挲着雕像下方的石壁,却看到了几张熟悉的符箓。

    一股强大的能量将她缓缓推开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符纸…”沈青婵道,“是皇图大哥首次拿出使用并在留在我们这里…经过这些年我们的改良,制作出了许许多多的其他符纸,贴在这上面的,可形成一道淡淡的气膜,避免雕像经过风吹雨打而损坏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符箓么?”赵琰看了周凰儿一眼,“二阶的护身符…”

    周凰儿脸色很古怪。

    师尊当年最擅长的,应该就是符箓了吧?

    周凰儿现在已经有九成九的把握,可以确定这边这个牧皇图,这位沈青婵姑娘的夫君,就是师尊了。

    这世间不会有这么多的巧合!

    但不急。

    她现在只想知道师尊到底在这边干了多少事儿…

    以及,招惹了到底多少女子…

    周凰儿微微眯着眼,与赵琰仿佛形成了一种默契。